最近新闻

北京pk10助赢走势图

        11月2日,“2012中国企业绿色契约对话暨中国企业家公益之夜”于北京奥雅会展顺利举办。胡葆森董事长作为长期持续支持环保的企业家,同时作为SEE阿拉善生态协会理事身份受邀出席此次活动。并担纲绿色对话特邀嘉宾,与冯仑、陈东升、刘晓光、任志强、漆洪波五位知名企业家一起,就“绿色经济与企业可持续发展”这一课题,与大家分享与讨论。

        对话中胡葆森董事长认为:现在最缺的还是全社会和全民的环保意识,整个社会意识现在还没有建立起来。从社会层面而言更重要的是全面环保意识,唤起全社会的公益意识。在去年,我以我个人的名义设立一个河南本源文化基金,这个基金会针对儿童、青少年,特别旨在唤起全社会的公益意识,我觉得这件事情可以说是心灵的环保。把心灵的环保和自然的环保放在一起,从根本上就是从意识上做这件事情,让全民树立环保意识,让大家行动起来。我是在河南做地产的,带头做绿色三星标准,这是责无旁贷的。   

        “2012中国企业绿色契约对话暨中国企业家公益之夜”活动由阿拉善SEE公益机构携手中国企业家俱乐部、华本企业家俱乐部、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欧美同学会2005委员会及数字中国共同举办,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全球契约及世界可持续工商理事会作为国际战略合作机构支持本次活动。本次对话汇集著名经济学家吴敬琏及300位知名企业家站在时代前沿、零距离共同分享与感受世界先进绿色经济理念与世界尖端绿色科技成果,探索中国社会与企业绿色转型的解决方案,推动中国环保事业。同时发起“中国企业绿色契约行动”。

        当晚,主办方举办“中国企业家公益之夜”,将艺术家捐赠的艺术作品以拍卖的形式筹集更多善款,为拟设“念水基金”做准备。胡葆森董事长以一百万的善款拍得著名河南籍画家尹朝阳的《红崖》,此次公益善款将全部用于中国水资源保护项目。

        11月3日,胡葆森董事长出席了在北京首创大厦举办的SEE协会四届一次会员大会,与100多位会员一起审阅了SEE协会理事会、监事会的工作报告,讨论了SEE《章程》修正案及愿景使命价值观。

        附:绿色对话主持人王维嘉与董事长胡葆森精彩语录:

        主持人:当企业利润和环保发生冲突的时候,比如说环保需要提高成本企业为什么有动机来加入环保的评级?或者是实践环保?

        胡葆森:我想作为地产企业,我今天想给大家说一个数字,今天在座的肯定有一些地产企业,有很多不是这个行业的。在09年各个行业会议的时候,披露了一个数据,全世界09年的时候,截止到那时候统计的结果,就是全世界碳排放量19.9%是来自于中国。也就是说接近20%了,全世界今天的碳排放量的将近20%是来自于中国,而中国碳排放量40%来自于建筑业和房地产业。由此可见,等于全世界碳排放的8%是来自于中国的建筑业和房地产业。我想今天中国大约有6万家房地产商,实际上我估计有80%,甚至90%的地产商是不知道这个数据的,因为大家可能不关心这个。为什么?所以我想想,可能现在最缺的还是全社会和全民的环保意识,就是说整个社会的意识现在还没有建立起来,所以我觉得在张跃也好,冯仑也好,包括万科,还有风尚,已经在做绿色建筑,已经在行动起来了。我觉得这些都是一些先行者,从社会层面而言更重要的是全面环保意识,要把刚才讲的数据要在很多场合,包括新闻联播这种重要的传播方式或者是传播渠道去把这种数据传播,让全面意识到我们为全球环保的责任。当然了,全世界你像西方国家也有拿这个给咱们说事,是想限制咱们发展的,隐藏了它另外一层,那是另外一回事,我想的是刚才这个数据是一个事实。我们从证实现实这个角度来讲,把每一年中国占全世界碳排放的比例应该说这件事,唤起全民环保意识。我09年知道了这个数据之后,我当时感觉非常惊讶,而且这三年来,经常有一种恕罪感,卖一套房子觉得又给地球上增加了这么多碳排放量有一种负罪感。

        主持人:所以我就想问胡葆森你在河南二三线城市有很多房子,我相信北京、上海老百姓环保意识,已经越来越强了,像在二三线城市,你的客户他们的环保意识,现在和北京、上海比是什么状态?这个房子是绿色三星的和不是绿色三星有区别吗?

        胡葆森:你刚才讲的是对的,做绿色三星还是有成本的,现在在地级城市和县级城市,当你房子卖到三四千块钱的时候,你现在承担不了300到600块钱的成本的,即使建设部给你补回来200块钱,我说关键是有这个意识,你得先知道这个方向在哪儿?至于什么时候开始做,你要根据整个社会,包括建设部很多标准还没有推广。其实现在建设部一星二星三星不是硬件指标,你现在没有一星,没有三星我看现在大部分的房子,现在具有一星、三星的占的比例是非常低的,建设部连一星还没有做到硬性标准的时候,你现在让三线和四线城市做这个不符合市场规律的,我觉得还是从一线城市开始做起,然后建设部逐渐把它定为硬性指标的时候,这个事情才能在更大的范围内做好。

        主持人:这个不光是意识问题,你经济发展,你三千块钱房子,吸收了600块钱成本。

        胡葆森:就像欧洲给你提出你把碳排放量降一半,中国为什么不同意呢?如果降一半的话,这个国家就不稳定了,反而给全世界发展带来麻烦就是这个道理。

        主持人:我不知道各位你们注意到没有,全世界各国都像中国一样,走过了污染,最后环保这样一个过程。但是中国我个人观察很有意思是什么呢?各国在环保初期都是民间的环保组织,或者是当地维护本地权利的老百姓和企业做斗争。因为在西方国家呢,政府是不管经济的,所以污染的主体是企业,最后企业一开始是环境的对立面,你像绿色和平天天和企业打,但是在中国从一开始这个矛盾不是很突出,再加上阿拉善SEE这样的,由大企业组成这样一个强力支持环保的,今天阿拉善SEE基金会成为中国民间环保组织最重要支持者。反过来由于中国政府主导所有经济,所有各地环境维权都是对政府来的,到大连,到宁波,全都是对政府来的。像PS的项目有一些专家说毒性并不是那么厉害,因为老百姓不听,我就不让他进来。像刚才说的一慢三快,促进社会结构改革。你怎么看呢?

        胡葆森:发达国家现在这个说法是可以摆在台面上的,比如讲中国政府采取目前策略就是说,我可以承担这个责任,但是我需要一个时间,拉出来一个时间表,我需要在多长的周期内,从现在的碳排放量指标降低,从现在开始,今年215这个指标已经写到政府工作报告里面了,这是一种进步。你说怎么着也好,我觉得从另外一个角度,我们说你已经偷过东西了,你已经有东西吃了,现在该我偷了,我觉得先把是非的事情摆在桌面上讲清楚,但是你让我降下来需要时间。现在我觉得从中国政府角度采取这样一种态度也还是正确的。

        活动链接:http://house.sina.com.cn/news/2012-11-02/1534420906.shtml